關注愛旅游,走近世界美景,放松心情,走瀟灑人生路!

 

從事古建修復40余年 吳書瑞:恢復古韻就是最好的文保

2019-5-28 編輯:admin 來源:愛旅游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原標題:從事古建修復40余年 吳書瑞:恢復古韻就是最好的文保 古建修復工作中,吳書瑞正在對建筑拓樣。受訪者供圖 氣溫接近30℃,吳書瑞和往常一樣,頭戴鴨舌帽,站在腳手架上,手拿畫筆在古建筑上一筆一筆地描繪著。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濕,在外人看...
原標題:從事古建修復40余年 吳書瑞:恢復古韻就是最好的文保

古建修復工作中,吳書瑞正在對建筑拓樣。受訪者供圖

氣溫接近30℃,吳書瑞和往常一樣,頭戴鴨舌帽,站在腳手架上,手拿畫筆在古建筑上一筆一筆地描繪著。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濕,在外人看來極具耐性的工作他早已習以為常。

北京安海之弋園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彩畫工作室主任吳書瑞介紹,全年365天,他幾乎每天都在研究和修復中度過。從事古建修復工作40余個春秋,吳書瑞先后參與了故宮博物院、天安門城樓等國內外諸多文保工程的修復工作,“喜歡這一行,每當古建工程項目的修建工作完成,原汁原味地留住古風和傳統文化,我心里都特有成就感。”

如今,吳書瑞把研磨古建繪畫所用的天然礦物質顏料,用在了“金韻葫蘆”的創作中,將葫蘆賦予時代文化氣息,讓其成為工藝品,走進千家萬戶。

吳書瑞使用天然礦物質顏料,運用在“金韻葫蘆”的創作中。受訪者供圖

瀝粉不潤滑被師傅要求重做

吳書瑞的爺爺是一名雕刻工匠,談起古建修復,吳書瑞至今不忘祖輩對他的影響。“把古老的技藝用在滿足新的社會需要上,就是傳承。”對于從事古建修復工作的吳書瑞來說,爺爺的這句話也是他至今堅持從事古建修復行業的一個原因。

受爺爺的影響,吳書瑞從小就對傳統技藝感興趣,5歲便開始學習書寫與繪畫。上世紀80年代的一個冬天,還是學徒的吳書瑞在師傅的指導下嘗試在建筑物上瀝粉作畫。

吳書瑞說,調瀝粉關鍵在于把握好加水量,冬天滴水成冰,吳書瑞入行不久經驗不足,總感覺瀝粉不如平日潤滑,不知不覺,水就加多了。

“這哪成啊!瀝粉瀝不好,刷色、貼金都白費,鏟了,重新做!”平日慈眉善目的師傅大發雷霆。吳書瑞心里委屈又不敢頂嘴,只好返工。事后,吳書瑞才體會到師傅的良苦用心,“這是在教我精益求精呀。”吳書瑞說,老匠人的精益求精,就是現在常說的“工匠精神”。

出身于工匠世家的吳書瑞,已從事古建修復工作40多個春秋,參與了國內外諸多文物保護和仿古建筑營造工程。故宮博物院的乾隆花園、天壇的長廊和雙環亭、中南海瀛臺、天安門城樓……都默默地記錄下這位匠人的堅韌與付出。

恢復文物古韻就是最好的保護

吳書瑞告訴記者,上得了腳手架,坐得了冷板凳,是做古建彩畫的基本功。更苦的,其實還是“學”。

出身于工匠世家的他很慶幸自己中學畢業就被分配到了古建公司,和老師傅學習古建彩畫。但真正畫畫兒卻是10年以后。“頭三年干最苦最累最單調的基礎活兒,出徒后學三年‘規矩活兒’,最后學三年繪畫的活兒。真是十年磨一劍,才真正感受到繪畫的魅力。”

他記得有一年三月在無錫《水滸》影視城工地,乍暖還寒,每天攀爬腳手架,距離地面十余米作業。當手被凍僵了,就放在大衣中暖一暖,再接著畫。“當地有句俗語,冰人不冰木。雖然春天臨近樹木發芽,但當時給大部分人都凍壞了。”

“這是一個學起來難、干起來苦的行當,我們很多同事學著學著就改行了。”吳書瑞坦言,如今的古建修復行業沒有什么盈利,他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。他之前在一家建筑行業的國企工作,因仿古建筑的社會需求量增加,公司業務轉變為仿古建筑的彩繪,“仿古建筑方案設計起來簡單,工序少,使用化工顏料,利潤也大。但這不是我當初學習古建修復的初衷。”

就這樣,吳書瑞放棄了享受高薪待遇的國企工作,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一家初創型私企,投身于古建修復工作當中,“古建修復成本高,其最大的價值與意義就是讓生活在現代的人們更了解歷史,讓傳統文化得到更廣泛的傳承。”

吳書瑞說,古建修復這份工作沒有創作可言,全是模仿與繼承。而最好的古建修復和保護就是讓古建恢復原貌,透著傳統氣息,品起來原汁原味。

嚴寒烈日下依然遵循古建“規制”

“在常人看來,我們所做的古建修復只是拿起筆刷在古建筑上彩繪,但實際上遠遠不止這些。”吳書瑞說,干古建修復就是一個雜家,從實地勘查,到查閱歷史資料、設計修復方案、尋找礦石、研磨顏料到最后一層一層上色,整個過程需要20余道工序。

廣州的中山堂紀念工程正值盛夏,氣溫連續三十七八攝氏度,“我們在室內頂部隔著玻璃不透風,每天四十多度。”共和國成立35周年前夕,天安門城樓彩畫修繕,因為天安門城樓屬于重檐古建,吳書瑞負責修繕的彩畫位于第二檐,相當于12層樓高。夏季酷熱,吳書瑞和同事穿著厚重的工作服,依然遵循古建“規制”,完成修復工作。

是什么動力讓吳書瑞在烈日炙烤下認真完成修復工作?他說,中國的歷史有多長,彩畫的歷史就有多長,每一個時代都有用彩畫記錄的歷史,對待歷史不容兒戲。

幾十年堅守,吳書瑞也經歷了不少“風光”。最讓他驕傲的,還是“牌樓外交”。當年在美國華盛頓唐人街,有一個“華府牌樓”工程,那是中國建筑的象征,“我們作為大國工匠參與修建獲得贊譽,特別自豪。”

“規制”是吳書瑞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個詞匯。“文物修復就得按照原來的規制走。”吳書瑞說,“宋代有宋代的,清代有清代的;不同等級的建筑用什么樣的比例、圖案,都規定好了。”只有按照原來的規制,才能讓更多的古建筑穿越歷史的塵封,重新煥發出奪目的光彩。“如今,一些工程施工單位為了節省成本,會使用金色顏料在古建筑上涂畫,沒有亮光。但我們均使用金箔貼金,出來的效果發亮,有古代建筑應有的大氣。”

在吳書瑞眼中,最痛心的是看到古建被刷上化工顏料,紋飾被改變。化工顏料畫不出古建繪畫的細膩,經歷風吹日曬褪色快,而礦石研磨的顏料至少可以達到五六十年不褪色。“化工顏料便宜,隨意畫紋飾不用考究歷史,利潤就大,但這樣就失去了復原古建的意義與價值。”

他舉例說,故宮里大量運用的和璽彩畫,單單一個小樣制作就需要一個月。從現場勘查、揣摩圖樣,到制作圖譜、瀝粉貼金,沒有深厚的文化積累、非凡的手工技藝、超出常人的體力和毅力,很難有所造詣。此前,故宮養心殿是吳書瑞負責的古建修復工作之一,取樣原始顏料化驗成分,剖析繪畫層次,記錄紋飾圖案,“把最真實的古建原貌以及繪畫步驟記錄下來,就是對歷史、對古建最大的尊敬。”

如今,吳書瑞把古建繪畫所用的天然礦物質顏料,用在了“金韻葫蘆”的創作中,將葫蘆賦予時代文化氣息,讓其成為工藝品,走進千家萬戶。2016年,吳書瑞的“金韻葫蘆”在北京國際文創產業博覽會上獲得“最佳展示獎”。

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

文章出自:愛旅游www.zkxdec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