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愛旅游,走近世界美景,放松心情,走瀟灑人生路!

 

如家酒店墜梯事故曝電梯維保亂象

2019-6-10 編輯:admin 來源:愛旅游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 4月1日下午,位于中山大道190號的如家酒店發生一宗電梯墜落事故。經過記者調查,這起事件的背后是目前電梯維保的無證上崗亂象,電梯拆卸工人竟連誰請來拆卸的都不知情。2日,涉事雙方如家酒店及永大電梯公司相繼發出聲明,撇清關系。目前,事故原因仍在進一步調查中。   ...

  4月1日下午,位于中山大道190號的如家酒店發生一宗電梯墜落事故。經過記者調查,這起事件的背后是目前電梯維保的無證上崗亂象,電梯拆卸工人竟連誰請來拆卸的都不知情。2日,涉事雙方如家酒店及永大電梯公司相繼發出聲明,撇清關系。目前,事故原因仍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
  電梯突下墜   拆卸工人:“我連害怕的時間都沒有”   2日,記者前往醫院,一名傷者仍在ICU病房,生命體征逐步恢復正常,但暫時未脫離生命危險。另一名傷者目前病情基本穩定,康復情況較為樂觀,完全有可能恢復工作能力。   在這起事故中,沈維友和湯洪波是兩名幸存者。據了解,今年46歲的沈維友家里有三個孩子,年紀較大的兒子和女兒在老家打工,最小的兒子今年8歲。他和妻子在東莞市東城區打工已有十多年。   當日上午,記者來到沈維友的病房。仍有些虛弱的沈維友時常盯著天花板發呆,想起去世的工友時,會忍不住直抹眼淚。由于不能喝水,沈維友的嘴唇干裂得厲害,腿則被醫療器械固定著。   沈先生回憶,事發時只有自己一人在電梯廂里接應,其余三人都在電梯上方進行拆除。“我進電梯的時候,沒有發現什么異常。”按照一貫做法,他們都沒有綁安全繩。在拆卸工程從5樓移至4樓時,沈聽到“嘭”的一聲,電梯突然開始下墜。“我連害怕的時間都沒有。”   無證也上崗   傷者透露:“拆電梯是跟裝電梯師傅學的”   “我們拆一部電梯,每個人大概能分到一兩百塊錢,一個月多的話會有十幾單活。”沈維友說,他們是跟裝電梯的師傅學會怎么拆卸電梯的。對于拆卸電梯是否有資質要求,他表示并不清楚。   沈維友的侄子湯先生告訴記者,“大多數情況下”有需要拆卸電梯的公司會找到包工頭,包工頭會給負責人一兩千元的回扣。但沈維友一行人是否屬于這種情況,他不好說。據沈維友自己所說,工頭每次有活都會有不同的人組成臨時施工隊,“我們都是打散工的,不是一個施工隊。”按照規定,維修電梯都需要特種設施的資格證,但據了解,這次參加拆卸的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維保特種設備的資格證。   據沈維友透露,遇難工友一個叫全心,一個叫沈中安。自己和沈中安相熟,對全心卻不甚了解。4月1日,沈接到時姓工頭的電話,稱要幫如家酒店拆卸電梯,沈沒多想就答應了。“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。”沈維友哽咽著說。沈推斷,是電梯鋼纜斷裂導致事故發生。   沈妻告訴記者,兩名死者的家屬2日下午已趕到廣州火葬場,但自己沒有對方的聯系方式。沈維友用微弱的聲音說,自己沒有全心的聯系方式,而由于傷心過度,自己也已將沈中安的電話刪除。對于究竟電梯公司還是如家酒店請他們來拆卸電梯的,沈維友表示,連自己都不知情,只知道是包工頭從中聯系。   工頭被帶走   家屬自言:工頭是老鄉不會不賠錢   沈的妻子透露,此次負責工程的工人和包工頭都是河南人,工頭還是隔壁村的老鄉,姓時。沈常常幫其干活。“他經常為了這個工頭把別的活都推掉,他們之間很熟。”在醫院里,沈妻一直自言自語,“我們不怕他(工頭)不賠錢,他良心上會過不去,而且我們都是熟人……”   在事發地點附近,一名廢品收購者表示自己曾見過時工頭。據描述,該工頭年約40,個頭矮小,抽煙。“4月1日下午出事前,他來叫我過去收廢品,說有電梯要拆卸。”但當廢品收購者跟時工頭去到電梯前時,事故已經發生。隨后,該目擊者見到工頭被警方帶走。 編輯: 知道   各有各說   法電梯公司:酒店并沒有委托永大更換舊電梯   如家酒店:施工單位與設備公司是合作關系   究竟這些無證工人受雇于如家酒店還是永大公司呢?   4月2日下午,記者來到位于龍津東路777號31樓的永大電梯有限公司廣東分公司。接待記者的職員表示,公司負責人不在,但拿出一份自稱來自總公司的“情況說明”。永大公司表示“如家酒店并非‘委托永大公司更換舊電梯’,僅是‘委托永大公司提供新梯及安裝服務’”。   該聲明稱,事發時,永大公司正在等待如家酒店完成拆梯的通知,以便進場實施新梯安裝。并再次強調,“現場舊梯的拆除工程,系如家酒店自行委托實施,與永大公司實無關系”。對于此次事件造成的企業形象、產品聲譽等不良影響及后果,永大公司將保留通過法律途徑請求賠償的權利。   此后,永大電梯公司又追發了一份聲明,再次強調“如家酒店從未口頭通知過我司實施拆梯工程”。對于4名拆卸工人的來路,該公司稱不知情。   4月1日,如家公關部負責人接受采訪時,斬釘截鐵地說:“拆裝人員是由新購入的電梯——上海永大電梯公司安排的。”然而,4月2日17時30分左右,記者收到如家酒店方面一份聲明。如家酒店承認,施工隊是如家酒店請來的,由于酒店本身沒有專業的電梯設備施工能力,所以才考慮請來“設備公司在廣州的合作施工單位”進行拆卸工作。   何謂設備公司在廣州的合作施工單位?4名拆卸工人與永大公司又是否存在聯系呢?   記者就此聯系了如家公關部門負責人劉偉明小姐。劉小姐表示目前一切都在跟蹤調查之中,具體情況不便透露。“我只能說,你家買了電梯,你不會安裝的時候,你會相信誰?設備公司對不對?并且我們如家和永大是合作了十多年的公司,我只能說到這里。”當記者繼續以《廣州市電梯安裝管理規定》追問時,劉小姐匆匆掛斷電話。   質監會到現場調查進行綜合分析   此前,如家方面曾表示,舊電梯還在維保期內,今年7月份到期,更換前也并未發現任何安全隱患。   2日,記者采訪舊電梯生產商上海迅達電梯公司,迅達公司有關負責人稱,這臺電梯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找過他們做維保了,不排除電梯一直由第三方在做維保,這是客戶自主選擇。   據悉,廣州質量技術監督局目前已經介入事故調查。廣州質量技術監督局工作人員蘇健透露,會根據現場的情況,綜合各個因素進行調查分析。   醫院開通綠色通道暫墊付醫療費   記者從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了解到,1日16時08分,兩名傷者被送到醫院急診科。院方立即成立了由急診科、普通外科、創傷骨科、重癥醫學科(ICU)、神經外科、胸外科專家在內的聯合搶救小組,啟動應急救治預案。   據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李醫生介紹,湯洪波(42歲)在剛送到醫院時,傷勢較重,血壓接近休克。經搶救小組專家會診,決定對其立即施行急救手術,歷時5個多小時,湯洪波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,生命體征逐步恢復正常,但暫時仍未脫離生命危險。   另一名傷者沈維友(46歲)目前已經清醒過來,據醫院創傷骨科的曾副主任介紹,由于傷者從高空墜下,造成左股骨干、雙側髕骨等多處骨折,同時全身多處軟組織挫裂傷,并高度懷疑胸腹部臟器損傷。經專家會診后,由科室專家小組進行系統治療。目前病情基本穩定,康復情況也比較樂觀,康復后完全有可能恢復工作能力。   考慮到兩名傷者家庭經濟條件不佳,因此醫院已為他們開通了綠色通道,所有的醫療費用暫由醫院墊付。

文章出自:愛旅游www.zkxdec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