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愛旅游,走近世界美景,放松心情,走瀟灑人生路!

 

梁靜茹歸來:像“上班族”一樣生活了七年

2019-6-4 編輯:admin 來源:愛旅游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《寧夏》、《勇氣》、《崇拜》、《可惜不是你》、《情歌》……一系列經典作品在酒店宴會廳的大屏幕上播放著,而這些歌曲的主人——梁靜茹則站在一旁,靜靜聆聽,跟著一起輕輕哼唱。距離上張作品《愛久見人心》發行七年之后,在盛夏即...

《寧夏》、《勇氣》、《崇拜》、《可惜不是你》、《情歌》……一系列經典作品在酒店宴會廳的大屏幕上播放著,而這些歌曲的主人——梁靜茹則站在一旁,靜靜聆聽,跟著一起輕輕哼唱。距離上張作品《愛久見人心》發行七年之后,在盛夏即將到來之前,她終于帶著自己最擅長的細膩情歌回歸樂壇,最新專輯《我好嗎?—太陽如常升起》上線。

許多人不禁好奇,這七年間,梁靜茹在做些什么?又為何選擇在五月這個時間點發布新作?她,還好嗎?在記者會的第二天,新京報記者終于有機會與梁靜茹面對面坐了下來。面對新專輯名稱提出的疑問:“我好嗎?”她笑著回答:“我很好。”

這七年在干嗎?

健身、買菜、追劇

“時隔七年,終于帶著新專輯……”記者的第一個問題還未完全問出口,梁靜茹就不禁發笑:“所以大家就是要用這個開場白進行到底了,對不對?”

七年未發片,對于一位陪伴一代人長大的歌手而言,確實是一個不短的時間,更何況自1999年發布首張專輯《一夜長大》之后,梁靜茹幾乎時隔一至兩年就會有新作問世。那么此次,究竟為何沉淀了如此長的時間?

梁靜茹分享道,這7年間,除了舉辦“你的名字是愛情”巡回演唱會以及偶爾為影視劇演唱歌曲之外,“過生活才是重點。因為其實我之前很忙碌,發專輯的時候,還有巡演的時候,我覺得我自己并沒有像上班族那樣在過生活,擁有舒服、固定的安排,比如幾點鐘起床,幾點鐘睡覺,幾點鐘約教練健身,接送小孩,我覺得這些事情我們偶爾也是需要的,所以其實我是有一年多的時間比較沒有接工作。”

卸下藝人的包袱,梁靜茹在生活中會經常素顏,一個人看牙醫、健身、去菜市場買菜,或者就宅在家里,追追電視劇,看幾部她愛看的科幻電影和恐怖片,“有時候我也會帶著我的家人去郊外轉一轉,遠離都市。這幾年我也經常去旅行,到處玩一玩,像冬天的時候去北海道,我們就很雀躍。雖然知道冷的滋味不好受,但對于我們馬來西亞的居民來講,可以體會到空氣中難得的寧靜,可以好好地想事情。”

回歸契機?

與詞人黃婷等了五分鐘計程車

過習慣了悠然自得的閑適生活,梁靜茹笑言,其實自己并沒有太懷念站在大舞臺上唱歌的感覺,“因為覺得很輕松,又能夠看書沉淀。不過當我再次進錄音室的時候,我也會發現,原來我是那么喜歡做專輯。”而推動梁靜茹走進錄音室做專輯的那一雙手,就是黃婷。

臺灣詞人黃婷曾為梁靜茹寫下過《我還記得》《C‘est la vie》等多首歌曲,二人自2005年開始合作,如今已經成為多年老友,“我記得那一天我們在等計程車,當時剛錄完一首影視劇主題曲,就是黃婷幫我做的,”回憶起新專輯的誕生源頭,梁靜茹說,“當時我們站在路邊的時候,她就問我說,‘你到底要不要發片?這都多少年了?’我說‘我現在不知道要做什么樣的方向,唱什么樣的歌’。她說‘那我幫你負責到底,我這里有很多很多的DEMO,你先聽,如果有你感覺的作品,我們再做’。其實就是在那兒等車的短短五分鐘,源于她的一句話,所以專輯就這樣開始了。因為她很想要聽我唱新歌,她也很了解我的個性,所以就好像釣魚一樣,先把這條魚釣起來,再繼續做下去。”

繼續唱情歌,換風格交給梁翠萍

新專輯開始之初,梁靜茹對于要做一張怎樣的專輯并沒有太多頭緒,“我先聽了200首小樣。開會的時候也比較輕松,大家講講編曲,講講音樂。”就這樣,在聽到小樣—邀約詞曲創作—錄制的過程中,專輯一步一步初現雛形。

在過去的二十年里,梁靜茹幾乎與“情歌”二字畫上等號。這張新專輯的制作班底也是做出那些熟悉歌曲的“老朋友”,梁靜茹找回合作過《暖暖》《崇拜》等經典歌曲的鐘成虎擔任專輯制作人,又集結了姚若龍、韋禮安、黃婷、蕭煌奇、李焯雄、小寒、光良、藍小邪等好友參與創作,“我們完全沒有經歷再次磨合的過程,大家都很自在,而且大家也都很明白這十首歌應該怎么樣去配置、編排,并沒有包袱說一定要幾首慢歌幾首快歌,也許以后做專輯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。”

在錄制專輯的過程中,鐘成虎稱梁靜茹是一位“情歌本格派”,“我理解的‘本格派’,就是一件事情做到底,”梁靜茹解釋說,“我很喜歡這個稱呼,因為其他很多稱呼都會天馬行空地飛來飛去,我喜歡有生活感的、實在一點的,畢竟我還是要回歸到自然的生活形態中去。”

專輯命名

“應該對自己好一點?”

新專輯名“我好嗎?—太陽如常升起”來自于專輯中的兩首歌曲,因為在沉淀的那段時間,梁靜茹總是會自我反省,“我們總在問候別人好不好,卻忘記停下問問自己:我好嗎?我是不是應該對自己好一點?”

回溯過去,梁靜茹經常在專輯名稱中使用副標題,如《靜茹&情歌—別再為他流淚》、《燕尾蝶—下定愛的決心》等等,她表示自己非常喜歡文字的延伸感,“太陽如常升起,也能夠代表我現在每次跟大家講的正能量。不管好與壞,每天都要充滿正能量地去迎接新的一天。”

專輯封面

“那個早晨,我在跳舞”

新專輯封面氤氳著溫暖氣氛,梁靜茹說,當時是在一個清晨的湖邊,“那里有一小塊森林,很冷,所有的樹都長著厚厚的苔蘚,像地毯一樣,然后我就在那里跳舞。因為攝影師離得比較遠,所以我就跳得很自然,而且當時很早,陽光也很透,所以照片拍出來效果就特別好。”

■ 彩蛋

關于突破

“情歌本格派”梁靜茹并不是沒有考慮過在曲風上“突破”的問題。在采訪中,梁靜茹笑著透露,因為聽眾對“梁靜茹”的印象太過于深刻了,若以后想嘗試電子樂等不同音樂類型的話,就交給“梁翠萍”(注:梁靜茹的原名)去做,“以前電子啊、搖滾啊在我印象中就是很吵,但是后來發現也并不完全是這樣,有很多不同的分類,可以用不同的聲線去玩。所以也不一定要做一張徹底的電子專輯啦,如果出一個概念的單曲的話,應該也蠻好玩的。”

01 《微光》

詞:林珺帆 曲:PAN

你也厭倦每年元旦 / 在外面看煙火彌漫 / 回憶短暫人生太長 / 別為剎那淚光錯過滿天星光

新京報:《微光》是專輯中第一首錄制的歌,也是第一首跟歌迷見面的歌,用這首歌宣告回歸有什么特別的用意嗎?

梁靜茹:如果第一首用《慢冷》,或者是《我好嗎》這種類型的歌的話,大家可能會覺得很直接。《微光》比較有一種神秘的感覺,在編曲的鋪陳上也有點跟以往的方法不一樣,需要稍微沉淀思考,不是那么直白,好像我就從一層霧中走出來那樣,讓大家先看見我的輪廓,然后一點點出現。

03 《慢冷》

詞:姚若龍 曲:蕭煌奇

怎么先熾熱的卻先變冷了 / 慢熱的卻停不了還在沸騰著 / 看時光任性快跑隨意就轉折 / 慢冷的人啊 會自我折磨

新京報:《慢冷》是姚若龍填詞,蕭煌奇作曲,這是你有意促成的組合嗎?

梁靜茹:這首歌是先有了蕭煌奇的曲,當時他交了好幾首,我一聽就覺得這首是我很喜歡的旋律,所以一定要找到一個很熟悉我的情緒表達的寫詞人來寫,但是他又不能像小寒的詞那樣比較詩意,必須要很深刻,直接切到心臟去,所以后來就請來了姚若龍老師。看到這個歌名的時候我就覺得很意外,很不可思議,因為之前他寫《分手快樂》的時候也是顛覆了“分手是不快樂的”這件事,他就是很會運用這種深刻的詞,讓我們感受到他在歌詞里說的話。后來看到歌迷的好評,我就仿佛喝了一碗金力湯,心就放下了(笑)。

07 《類情人》

詞:黃婷 曲:光良

也許我 只是個類情人 / 在你孤單時候 給你溫柔的人 / 類情人 總有一點天真 / 安靜等待什么發生

新京報:在《勇氣》之后時隔多年終于又和光良合作,二人有擦出不同的火花嗎?

梁靜茹:這首詞其實黃婷寫了好多年了,我每次都會開玩笑說這該不會是你心情吧?她說沒有,就是看到這個現象,然后把它寫了下來。跟光良的話,我們其實就是鄰居,常常會傳訊息,這首歌是黃婷把詞給他的,之后他就寫出來了。我們錄音的時候他有來探班,我也一直記得,當時他和品冠出道比我早,他們陪我上過一些很重要的電臺,特別照顧我。

09 《子非魚》

詞:藍小邪 曲:梁思樺

要怎么和一顆土豆好好做個朋友 / 我有我的 胃口 / 要怎么用一盞燈光稀釋一杯烈酒 / 我有我的 幽默 / 當你不能懂我 真不用懂我 / 我有我快樂 / 你有沒有 很快樂

新京報:藍小邪為你創作的《子非魚》里埋了一個之前你吃土豆不削皮的梗,你希望通過這首有趣的歌曲傳達一個怎樣的理念?

梁靜茹:這首歌是想表達要尊重自己的喜好,自由地做自己就好,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,因為當你越成熟越找到自我的話,就不會活得那么辛苦。土豆梗是因為我之前發過一道菜,沒有把皮去掉,就被放大檢視了,那天晚上我回復了很多留言,很熱鬧,而且這次藍小邪直接交出來的歌詞就已經是這樣了,我們完全沒有改。

文章出自:愛旅游www.zkxdec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