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愛旅游,走近世界美景,放松心情,走瀟灑人生路!

 

17歲盲女用鋼琴“看”世界用耳朵“看”電影

2019-5-30 編輯:admin 來源:愛旅游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坐上琴凳,閉目呼吸,再睜開眼時她沒有焦距的雙眼似乎亮起了光。她表情專注,十根手指在琴鍵上靈巧地翻飛,像十只美麗的蝴蝶。對17歲的失明女孩熊翎好來說,沒有鋼琴就沒有生命,鋼琴是她“看”世界的唯一方式。 5月16日,第六次全國自強模范暨助...

坐上琴凳,閉目呼吸,再睜開眼時她沒有焦距的雙眼似乎亮起了光。她表情專注,十根手指在琴鍵上靈巧地翻飛,像十只美麗的蝴蝶。對17歲的失明女孩熊翎好來說,沒有鋼琴就沒有生命,鋼琴是她“看”世界的唯一方式。

5月16日,第六次全國自強模范暨助殘先進表彰大會在北京召開,四川省7名“全國自強模范”、4個“全國助殘先進集體”、4名“全國助殘先進個人”、4個“殘疾人之家”和1名“全國殘聯系統先進工作者”受到表彰。視力殘疾一級、憑記憶堅持學習、通過鋼琴十級考試的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學生熊翎好作為“全國自強模范”,在人民大會堂受到表彰。

失明

你說的黑是什么黑?你說的白是什么白?

“你說的黑是什么黑?你說的白是什么白?”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在熊翎好的意識中,“黑是所有顏色混在一起,白是沒有顏色”,直到后來,老師告訴她“顏色是光線的反射”,她才有了正確的概念。但黑白到底是什么?17年來,很多人都問過熊翎好這個問題,她只能無奈地這樣回答對方。

17年前的一個暮春,熊翎好在一家醫院降生,6個月早產兒,“只有兩斤多點”,被送進保溫箱吸氧。兩個月后,熊翎好脫離生命危險,眼睛卻看不見了。發現女兒看不見后,林春蓉帶著女兒跑遍全國各地求醫。林春蓉今年45歲,“從沒想過放棄,也從沒想過要二胎,只想一心一意把女兒培養成才”。

5月17日晚9時許,扎著馬尾、穿著黑色T恤黑色運動褲的熊翎好,坐在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的琴房略微偏了偏頭,“看著”記者的方向說,“我很幸運,是一個奇跡。”

就在此前半個小時,記者來到盲生宿舍,地面鋪了一層綠色橡膠顆粒板,有孩子提著保溫瓶或水桶來回走動。“熊翎好,記者找你。”老師在教室門口喊了一聲。熊翎好“望”向門的方向,先是愣了幾秒,隨后從座位上跳了起來,嘴里一邊念著“怎么辦怎么辦”,一邊吞掉最后一口奶油蛋糕,再迅速沖出教室,徑直跑到走廊盡頭的洗手池里洗了把臉。

“我不知道你這個時候來,所以都沒好好收拾自己。”保持整潔的衣著和飽滿的精神狀態是她認為尊重別人的基本原則,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馬尾辮,帶著記者摸索著走進了旁邊的琴房。“這里有一道坎。”熊翎好提醒初次到來的記者。“在黑暗中,可能我比你‘看’得更清楚。”她隨即補充。2015年熊翎好從老家綿陽轉入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念小學六年級,就算看不見,4年時光也足以讓她熟悉學校的每個角落。

坐下來后,熊翎好腰桿挺得筆直,聲音洪亮,很愛笑。但燦爛的笑容背后,是17年來一直生活在無止境的白夜中,“不覺得黑,也不覺得亮,就像我現在意識知道天黑了,但眼睛沒有感覺。”不僅感知不到顏色,連物體也全靠想象。“長方體,應該有一個大大的琴箱”是熊翎好眼里6歲起一直陪伴自己成長的鋼琴的模樣。

光明

用鋼琴“看”世界 多次獲世界級比賽大獎

對熊翎好來說,沒有鋼琴就沒有生命。她6歲開始學琴,與音樂結緣則要追溯到更早。“她兩三歲時偶然聽到一首歌,之后自己爬上電子琴去試著彈,當時我還覺得彈得挺像。”林春蓉回憶,之后熊翎好開始學電子琴。

五六歲時,一次在街上閑逛,熊翎好聽到從琴房里飄出來的鋼琴聲,當時覺得“很好聽很受觸動”,從此在家人的支持下踏上學鋼琴的路。“媽媽十分支持我,不論刮風下雨,她都會陪我去上每一堂鋼琴課,而且認真記下老師講的內容。”回憶學琴的經歷,熊翎好充滿對母親的感激。剛開始練手型時,只能靠老師把手指硬扳成彈鋼琴的樣子,“老師也沒法,只能不停告訴我放松。”

對看不見的熊翎好來說,熟悉鍵盤和曲譜才是最大的困難。鋼琴有88個鍵,曲譜更復雜,高音、低音、和弦、高八度都需要區別。在老師的幫助下,熊翎好通過找中央區域,逐漸熟悉了每一組鍵盤,再通過記憶黑白鍵的順序和位置來記住琴鍵。“只能靠感覺,跨度大的手型反復練習,練到熟悉為止。”就這樣每天花兩三個小時來記憶,徹底熟悉鍵盤花了熊翎好兩年時間。

憑著勤奮努力,12歲時熊翎好就拿到了鋼琴十級。現在除學科課程外,每周一到周五熊翎好會抽出兩個小時練琴,周末則至少花三四個小時。

從6歲學琴至今,11年來,熊翎好帶著鋼琴走了很多同齡人沒去過的地方,這是她“看”世界的唯一方式。香港、上海、北京……女兒的每場比賽,林春蓉都沒有缺席。

2013年,11歲的熊翎好以一首《彩云追月》獲得香港世界青少年“金紫荊花獎”音樂、舞蹈、器樂、美術藝術大賽最高獎;2017年,以一首原創歌曲《夢中的小狗》登上了江蘇衛視《歌聲的翅膀》節目;2018年,獲“李斯特紀念獎”香港國際鋼琴公開賽四川賽區選拔賽自由選曲少年組一等獎……提及女兒得過的榮譽,林春蓉語氣里有說不出的自豪。

夢想

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想看看自己、給父母做頓飯

熊翎好的微信名是“Sunshine in the rain”,她闡述的意思是“總會有陽光的,不要灰心”。兩三歲時,一群小伙伴指著一樣東西問熊翎好那是什么顏色,又用手指在她跟前晃問她“這是幾”。熊翎好第一次知道自己與普通孩子不一樣,她哭著跑回家問母親,為什么自己和別人不一樣。母親告訴她,“沒事,讓醫生吹一下就能看見了。”

十幾年過去,熊翎好還是看不見。“眼睛看不見沒關系,只要心里有陽光,世界都是五彩繽紛的。”熊翎好很快略過傷感,眼睛笑成了一彎月牙。

除了練琴,熊翎好還喜歡“看”電影。《導盲犬小Q》、《忠犬八公》是她最愛的電影,每次放電影時,老師都會在一旁簡單描述電影場景作輔助。就在前兩個星期,熊翎好在青芒無障礙影院的帶領下“看”了部動畫電影。青芒無障礙影院有很多志愿者,他們不定期到學校來以情景再現的方式帶孩子們看電影。

看見東西是熊翎好最大的愿望,她向記者描述了“假如擁有三天光明的日子”。“首先我想認識自己,想知道自己到底長什么樣。”關于自己的模樣,熊翎好反復詢問過很多人,印象最深的是“下巴有點尖”。她摸了摸記者的下巴,笑著說“和你的不太一樣”。

她還想給父母認認真真做一頓飯,然后在熟悉的地方走一走,把17年來腦海中猜想的東西具體化——她想看看陪了自己11年的鋼琴到底長什么樣,也想看看室友身上那件“摸起來就很好看”的碎花連衣裙到底有多美。

即便能看見的幾率微乎其微,但絲毫沒有影響熊翎好追逐夢想。她希望考上大學,就讀藝術專業,在鋼琴之路上繼續前行,做原創編曲,在世界各地的舞臺上演出,幫助更多同伴。

文章出自:愛旅游www.zkxdec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