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愛旅游,走近世界美景,放松心情,走瀟灑人生路!

 

抱團養老能否流行?

2019-6-5 編輯:admin 來源:愛旅游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原標題:抱團養老能否流行? 《14個好友租下兩棟別墅,同吃同住,抱團養老》——昨天一早,微信公眾號“一條”這樣一條推送,迅速在朋友圈中傳開,引發了不少中老年人的暢想和爭論。 截至去年年末,我國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已達2.49億,占總人口的17.9%。...
原標題:抱團養老能否流行?

《14個好友租下兩棟別墅,同吃同住,抱團養老》——昨天一早,微信公眾號“一條”這樣一條推送,迅速在朋友圈中傳開,引發了不少中老年人的暢想和爭論。

截至去年年末,我國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已達2.49億,占總人口的17.9%。近年來,一些生活能自理、合得來的老人,開始嘗試抱團養老,生活上彼此分擔,精神上相互慰藉。但與此同時,抱團養老也面臨著難復制、醫療、法律責任等多方面問題,能否流行起來,還很難說。

嘗鮮:抱團養老尋開心

抱團養老是西方一些國家比較流行的一種養老方式,在我國卻是一個新生事物,真正走入人們視野,還是最近幾年的事兒。

今年3月,62歲的劉女士在大學同學會上提出了建議,沒想到在聚餐飯桌上就得到3位同學響應。

“出國時間長了,想著還是落葉歸根的好。”章女士家在北京有兩套房,其中一套四合院一直出租,另外一套房在遠郊。自從2015年頻繁回京之后,她就一直想著能和年輕時熟悉的朋友常來常往。在飯桌上,她第一個回應:“和老同學住一起,有個伴兒,好得很!”

另外兩位同學,則自嘲50歲不到當上了“空巢老人”,子女從高中、大學階段就出國留學,現在基本定居國外,“我們一年頂多過去住3個月,還是回北京找老同學的好。”

于是,從4月初開始,劉女士和她的同學就開始在國內找風景好、醫療條件好的區域,一路從廣西桂林看到了福建廈門、安徽黃山、山東青島,又看回北京。抱團計劃也從買房轉成了長租。最近幾天,她們看上了自在香山小區中一套470多平方米的別墅,月租金4萬余元。4家人平攤下來,每戶的租金1萬多元。

“郊區更便宜,但想著城區還是方便些,而且這里還經常能去爬爬山。”章女士說,她們已經建立了共同賬戶,先打了5年租金到賬戶中,計劃收拾收拾房子秋天就入住。

而在兩年前,家在杭州的中學英語退休老師朱榮林和老伴兒王桂芬,就在當地報紙上發出“招募令”,邀請一些志同道合的老人到自家別墅抱團養老。很快,就有100多對老人響應,最后通過面試選拔出6戶11位老人一起抱團。

門檻:身體硬朗合得來很關鍵

“我們抱團目的達到了。”到這個月,今年已80歲的朱榮林老人發起抱團養老已整整兩年,他開心地告訴記者,一兩個老人在家太孤獨,現在12位老人住在一起,每天都是熱熱鬧鬧的,“吃得豐富,玩得開心。”

如果老兩口吃飯,可能就一兩個菜馬馬虎虎湊合一下,現在他們每天中午一大桌七八個菜,雞鴨魚肉都有,十來個人吃都感覺很香甜。飯后一起散散步、打打麻將,有時一起旅旅游、賞賞花,生活得有滋有味。

前來抱團的老人多是當地工廠的退休職工。由于房子是朱榮林自家的,來抱團的老人只需承擔1200元到1500元房租,加上其他伙食費、水電費等,經濟上倒也不算負擔。

但身體狀況方面,則是抱團養老的一個門檻。“我為人人,人人為我。”朱榮林說,抱團養老不是開敬老院,來這里的老人要求身體要好,按照他們的值班分工,老人要輪流買菜、洗碗,每周承擔一天的家務勞動。現在老人的招募條件是60歲到75歲之間,“歲數再大行動不方便,就沒法騎電動車去買菜了。”他說。

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孫鵑娟認為,抱團養老主要解決一種生活方式,怎么住,跟誰在一起,最核心的元素是互助性。北京紅楓盈社區服務有限公司王兵則表示,抱團養老多發生在老同學、老同事,以及“老三屆”“知青支邊”等有共同生活經歷的老人中,這也是一個重要需求方向。“抱團養老首要解決的是老人的情感需求問題。”他解釋說,養老院的環境是陌生的,在家住了一輩子,老人換了環境難免會有心理負擔,遠不如抱團養老舒服,大家更熟悉,有得聊、合得來。他認為,這一點對老人來說比較有吸引力。

困境:大規模復制有難度

有人加入,有人退出。抱團養老像一個老年驛站,也像是老年人之間的一場社交,并非純粹意義上的養老。實際上,這兩年來,朱榮林家中就有幾位老人因心臟病、高血壓等身體原因不再適合抱團養老而選擇退出。這正是抱團養老難以回避的情況。王兵認為,這種養老模式更適合剛退休、生活能夠自理的老人。

按趨勢,抱團養老會成為整個養老結構中的一部分,也會成為一種養老方式,但其中也存在法律責任問題。比如,老人入住養老院,其與入住機構的隸屬關系非常清楚,磕了碰了摔了由養老院承擔責任,但抱團養老出了這方面的問題誰來承擔?抱團養老同時也需要探索專業服務植入的模式。

孫鵑娟表示,抱團養老是一種新興的養老模式,在政策上并沒有規范標準,因為其零散性、個性化非常突出,也很難制定相應的規范,比如緊急服務如何獲得等等。但對這種養老新形式仍應給予肯定,對其中存在的問題也要讓老年人充分了解到。(記者 孫杰)

文章出自:愛旅游www.zkxdec.tw,尊重版權是美德,轉載請保留原地址,感謝合作!
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   
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